• <sup id="qskay"><wbr id="qskay"></wbr></sup>
    <kbd id="qskay"><bdo id="qskay"></bdo></kbd>
  • 網易首頁 > 新聞中心 > 深度報道 > 正文

    失敗的赴美留學

    2014-11-12 15:37:34 來源: 時代周報 舉報
    0
    分享到:
    T + -
    媒體正在關注留美中國學生中如周杰一樣的一群特殊的人,他們由于糟糕的學業而遭到學校驅逐。

    周杰經常在上午11點才起床。

    初冬的美國科羅拉多州,窗外天色陰沉,氣溫已經降到零攝氏度以下。但天氣寒冷并不是這名中國留學生起不了床的主要原因—前一天晚上,他在Xbox游戲機上玩游戲到深夜,第二天早上根本起不來。

    此時去教室可能正好趕上下課鈴。周杰一邊洗漱,一邊擔憂這門課的考勤—按照老師的規定,缺勤三次就直接掛科。而這已是他第二次睡過周一的早課了。他不想再掛科,因為上一學年他有三門課不及格,滿分為4分的GPA(GradePointAverage,意思就是平均成績點數)他只能拿到2分。按照這樣的進度,他很難在四年內修完本科畢業所需的學分。

    媒體正在關注留美中國學生中如周杰一樣的一群特殊的人,他們由于糟糕的學業而遭到學校驅逐。有報道援引美國厚仁教育發布的《留美大陸學生現狀白皮書》(下稱“《白皮書》”)指出,許多中國留學生因難以適應美國學校的文化和學術標準,導致學業失敗,被學校開除,給本人和家庭帶來巨大壓力。

    《白皮書》寫到,受到2008年世界金融危機的持續影響,國外高校的招生開始緊縮,名校的錄取率更是呈下降趨勢。同時,無論是在語言能力還是學術能力上,中國學生的競爭力都與世界名校越來越高的要求有一定的差距。這種越來越高的要求不僅體現在招生上,更反映在學生入學之后的課業、生活、心理等方面。

    “學業失敗的學生,我們估計大概占中國留學生總數的5%。美國四年制大學的平均畢業率為49%。中國留學生遇到各種程度的學術困難大概有20%。”美國厚仁教育首席發展官陳航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為什么要發布這份報告?陳航解釋:“以往,關注好排名大學的尖子學生的機構比較多。而我們關注留美學生中的弱勢群體。”

    難以跨越的語言障礙

    一年前,周杰沒有參加高考,來到美國留學。

    在國內的時候,周杰的成績一般,在老師看來,他考上本科的希望并不大。因此盡管自己有些不愿意,但在母親的執意要求下,他還是來到美國科羅拉多州的一所大學,選擇了應用數學這門還算實用的專業。

    不過,所謂實用型學科,往往也是問題學生的重災區。《白皮書》寫到,在被開除的中國留學生中,理工科和經濟商科類專業各占約1/3,分別為34.7%和31.7%;其次為文史類專業,為14%。文史專業因為相對冷門,報考的學生自發興趣屬性較強,情況反而好一點。

    初到美國時,周杰的英語口語很差,甚至連寄存東西這點小事都很難表述清楚。語言障礙是他至今尚未克服的難題,他漸漸不想和外國人說話。“即便是現在,稍微復雜一點的事情他就講不清楚,用英語溝通起來很困難。”一位友人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每天除了上課寫作業,周杰的課余時間大多花在看動漫和打游戲上面,很少參加社交活動。

    到了中午,周杰總算挪出了宿舍,拿上筆記本電腦和下午上課的教材,去學校食堂吃午飯。校園里擠滿了各種膚色的學生,但周杰沒有當地朋友,也沒有其他國家的朋友,他的朋友全是在中國留學生會里結識的同胞。這樣的情況很普遍。曾有中國留學生戲言:留學幾年,進步最大的就是中國各地的方言。

    語言,是許多中國學生留學失敗的最大障礙,這直接導致他們無法戰勝學習和生活上的各種困難。而語言關的難過,一定程度上也反映了這些學生的學習能力和意志力問題。許多學生在國內的成績很差,一些父母抱著出去“換個環境”或者“國外競爭弱些”等心態將他們送出去,其中確實有成功逆襲者,但絕大多數的失敗者也來自這一群體。

    買好午餐后,周杰獨自一人坐到飯堂的角落,一邊進食一邊用電腦看動漫新番。沒有朋友在身邊時,動漫往往是他最佳的陪伴。等到了上課時間,他才百般不愿地前往教室,因為下午是他最不喜歡的課程—微積分。這門課不但深奧,作業也很難,周杰半蒙半猜只聽得懂五成,剩下五成則要等課后聽朋友用中文給他講解。

    結束一天的課程,在同學的幫助下,周杰好不容易完成作業,回到宿舍已經是晚上10點了。他迫不及待地拿出游戲手柄,渾然忘記了一天的疲憊,開始打游戲。游戲中他化身為高智商罪犯,拿起炫酷的武器,按照精心制定的路線,一路秒殺敵人,完成種種不可能的任務。時針指向次日凌晨1點,他才戀戀不舍地關掉Xbox,上床睡覺。

    這樣的日子循環往復,周杰的留美大學生活就是如此平淡無奇。

    按照朋友的描述,周杰平時看起來和常人無異,從來沒有因為交不到當地朋友或不習慣美國的生活而愁眉苦臉,因為他從主觀上就沒有想過要去改變現狀。對于他來說,到美國只是為了混個文憑,至于將來的事情,等回國之后再說吧。這個來自中國某二線城市的學生,雖然算不上“富二代”,但家境還算不錯,無需為畢業之后的前途而擔憂。

    “現在有一種學生,出國只是為了得到文憑。他們的家庭條件一般較為優越,在國外過著‘土豪’的奢侈生活,時常在社交網絡上展示自己的吃喝玩樂。這類學生也能畢業,因為國外留學生存在‘灰色地帶’,代寫論文、考試槍手儼然是公開的秘密。”留學機構新通教育的一名老師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畢業于北京大學和加州大學圣迭戈分校,如今在美國工作的陽偉光亦向時代周報記者證實,刷微信的時候,很容易刷到“代寫作業論文”一類的廣告。

    對于兒子的困境,周杰的父母一無所知。和許多問題留學生一樣,周杰與家人鮮有聯系。

    態度決定一切

    與依然在大學里苦苦支撐學業的周杰相比,在同樣寒冷的明尼蘇達州讀書的高正,前景看起來則更加灰暗。他幾乎與學習二字隔絕了。這名曾經的明尼蘇達大學經濟系的留學生,在兩次作弊后,被學校趕到了語言學校。

    生于知識分子家庭,父親是浙江一所大學的教授的高正,心里早已沒有了曼昆和弗里德曼(兩位都是美國經濟學家)。電子游戲的世界才是他生活的全部。

    現在的高正,用朋友的話形容,如同“吸了大麻一般”,頭發長長的,因為懶得剪。有時候打游戲打得起勁,一天才胡亂對付一頓飯。為了湊網絡游戲里玩家的時間,在美國的他甚至跟著中國時間生活。

    高正的父母并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所處的狀況。他的父親甚至希望兒子接下來把研究生也讀了。高正已經好幾年沒有回國了,這是因為明尼蘇達大學網開一面,承諾如果他能在語言學校里拿到GPA2.5以上,就可以重返學校。但是高正的成績長期低于GPA2.51.0,如果他回國,將不可能再獲得赴美的簽證。

    關于那些學業失敗的中國留學生的去向,美國厚仁教育首席發展官陳航告訴時代周報記者,有的急忙回國,有的去其他國家,還有的則掛靠到當地的語言學校或社區大學。

    一個意外的“好處”是,明尼蘇達大學一個學期的學費在1萬美元左右,但語言學校只需要5000美元。中間這5000美元的差價,再加上家里給的豐厚生活費,讓高正“不差錢”。他甚至花1000美元雇傭別的同學幫忙修網絡課程。

    “失敗的留美學生的一大共性是學習習慣和學習態度有問題,比如缺勤率高,這是造成他們被開除的第二大原因。其實第一大原因GPA成績低,很大程度上也是因為學習態度引起的。比如一個著名州立大學的中國留學生,GPA竟然是0,這一定是因為學習態度的問題,否則做過幾次作業,成績也不會是零分。”陳航認為。

    高正的學習成績本身或許并不適合讓他出國留學。他是依托國內一所大學的出國項目才到美國的,這種留學項目在國內很常見,聚集著大量既不能在高考中取得好成績,走正常的出國留學道路也成績不夠的學生。上這種課程,先在國內大學讀預科,然后第二年或第三年再轉到國外。如果英語過關了,就有留下來的機會。

    這種迂回的留學道路,一年的開銷可能高達10多萬美元,對于國內和國外的大學來說,都是一個重大的財源。而這種方式雖然要求很低,高正也考了9次英語,才勉強達標。

    受困于人際關系和感情問題,也讓包括高正在內的部分留學生無心學習,成績積重難返。

    除了打游戲忙外,高正要去上課,確實有些困難。他的宿舍離語言學校有一個多小時的車程,但他不愿意搬到語言學校附近去住,因為他還是希望和原來的中國同學住在一起,這樣一起吃飯方便,打游戲也方便。

    高正現在單身。他曾經有一個女友,長得很漂亮,成績也很好,但因為受不了他的大男子主義而分手。如今的高正被同學稱為“屌絲”一個,他只能和游戲中一起玩的女網友交往,對方在國內,雙方用SKPE和微信聯系。

    失戀,被認為是導致高正“墮落”的原因之一。當朋友們實在看不下去,勸他好好讀書的時候,他總是回答“哎呀我知道了,我這學期肯定能轉回去”。高正的朋友并不認為他是一個壞學生,就是太懶,不愿讀書而已。

    值得注意的是,在遭遇問題的留美中國學生中,存在性別差異。“女孩子很少出問題。主要是女孩子比較聽話,而且出國之前家里提醒得多。而且女孩子就算對學習不感興趣,不學,也會盡量完成作業,保證出勤、混過考試。”中國留學生陳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白皮書》也指出,在厚仁教育分析的被開除學生的樣本中,男生占62%,女生占38%,男生是女生的1.6倍。

    甚至在國內導致一些社會問題的男女戀愛問題,在留學生中同樣突出。2009年,留美博士朱海洋殺死原來的戀人楊欣,震驚了中美兩國。因為戀愛不順,長期單身而沉淪的留學生特別是男生頗有人在。

    游走在法律邊緣

    較之以上讀書讀不下去的情況,對于留學生來說,更麻煩也更危險的是觸犯法律的問題。這樣的新聞往往也最能吸引國內外輿論的關注。最新的熱點是中國留學生周遠的被捕。

    2014年2月,19歲的加州大學爾灣分校學生周遠在高速公路上開著新買的寶馬與人飆車,違章還拒捕,被一大群警車、直升機高速追了近1小時后被抓。此后,周遠交了7.5萬美元取保候審。但在9月,他又沒有按時出現在法庭,導致被懸賞10萬美元通緝。10月23日,周遠試圖飛回中國,在機場被捕。

    周遠是屬于把事情“鬧大了”,其實在中國留學生中還有五花八門的法律問題。

    北京學生王健最近默默地回國了,他以“不太習慣學習生活”為由,解釋自己為什么沒有在美國繼續上大學。但真相是王健盜刷了同學的信用卡并被發現而被迫離開。在國外,信用卡并沒有設置密碼,王健利用一個機會,偷拍了一名富裕的美國高中同學的信用卡資料,然后在亞馬遜上大肆網購,每次數額在2000美元左右。購買的東西既有自用,也有給心儀女孩子買的禮物。

    被盜刷信用卡的那位同學家境寬裕,短時間內并沒有發現這一情況。但有一次,該同學發現他的購買記錄中有很多自己并沒有買過的東西,聲稱要報警。這番喧嘩引起了王健的注意。

    王健還算有一定的法律常識,知道警察只要一旦開始調查,自己是不可能僥幸過關的。擔心留下犯罪記錄的他,主動向該同學坦白并請求私了。雙方家庭交涉后,對方雖然沒有報警,但氣不過的美國同學還是將這一情況報告了校方。王健自知沒有顏面再混下去,很低調地離開了。不過由于沒有報警,沒有犯罪記錄,他以后的工作和生活暫時不會受到影響。

    王健平時并不缺錢花,他的犯罪動機別人無法猜測。但不容否認的是,金錢正越來越頻繁地與中國問題留學生聯系在一起。這是一股物質大潮,許多人都無法幸免,無論是對跑車還是對名牌奢侈品、高級度假和旅游項目的追逐。而談戀愛的虛榮心更加扭曲了這種消費觀念。

    與王健主動離開美國不同,吳峰則是被迫逃回國內。這名在美成績為GPA3.4的會計專業學生,來自國內一所重點中學,家庭富裕。在一次生日宴會上,他樂極生悲,不但斷了自己的美國留學之路,而且差點把自己的人生也栽了進去。

    吳峰長得比較胖,一直沒有女朋友。他有些輕浮,喜歡和女生開黃色玩笑,偶而興起還會和熟人動手動腳。

    一次,在吳峰的生日派對上,一干朋友進行了中國留學生喜愛的拼酒游戲,喝得酩酊大醉。夜深后,同學們紛紛離去,但有一位香港女生留在吳峰的宿舍過夜。據吳峰的室友回憶,雙方本來是協商好,女生睡在床上,男生睡在地板上,但后來卻發生了“吳峰試圖擁抱親吻及除去該女生衣服”的風波。第二天,香港女生宣稱吳峰試圖強奸她。經過一番私下交涉未果,最終報警。

    吳峰的父母得知此事,趕緊在洛杉磯找了律師。后者了解清楚情況后建議吳峰立刻回國。當天吳峰就買了機票回國,與警察到學校試圖逮捕他僅隔了半天時間。

    事后,所有的當事中國留學生一一被警察傳訊,大家都認為這件事非常荒唐,完全無法理解為什么會鬧成這樣。同學間進行了各種陰謀論的討論和猜測。此事唯一的結果是,吳峰的留美生涯徹底結束。因為有犯罪記錄,他今后也不可能再回去美國。

    經歷了這場噩夢般的變故后,吳峰的父母只能準備讓兒子去英國或者澳大利亞繼續學習。

    教育和圈子很重要

    在進入現代化進程后很長一段時間內,留學生都是中國社會精英中的精英。民國時期留美才子云集,外交家顧維鈞曾以領隊身份帶領哥倫比亞大學擊敗耶魯大學。在30多年前的1980年代,亦有法國大學教授發現自己找不出中國留學生論文里的一處語法錯誤,等最終找到一個后興奮不已。

    而在當下,社會已經對各種留學生的失敗故事習以為常,從考試作弊被開除到飆車出事。

    “現在的中國留美學生與以前的留美學生有很多區別。首先,現在的中國留美學生與以前的留美學生相比,出國年齡普遍偏小。很多留學生思想還沒有成熟,缺乏自我約束的能力,第一次離開父母到異國他鄉,要融入一個完全不同的文化,難免會遇到很多困難,出現一些問題,”中國青年海歸協會總會會長林熙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其次,隨著社會的發展,現在出國留學的門檻越來越低,不像以前那樣都是一些學習特別優秀的人才有機會出國留學。所以縱觀整個留學生群體,還是存在一些良莠不齊的現象。”

    自古雄才多磨難,從來紈绔少偉男。“懶惰無能錢多的富二代”,這是國人對成績差的留學生持有的普遍看法,后者被認為因為缺乏苦難教育,意志品質脆弱而難成大器。

    不過陳航并不認同這種觀點,他坦言:“非常富裕家庭的學生,可能會互相攀比,但我們并沒有發現家庭經濟狀況和被開除后果的直接關系。”

    在林熙看來,所謂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家庭經濟條件一般的學生,他們更早懂得生活的不易,相對于同齡人也會更加努力。而根據中國青年海歸協會長期研究全球55萬會員的情況來看,留學生群體中也確實存在一些家庭非常有錢,但是孩子能力比較差的情況。

    “但是我們覺得父母非常有錢這并不是錯,反而是優點,這會讓孩子獲得更多的資源,有一個比較高的起點。我們協會就存在大量家庭條件好、自己也非常優秀的海歸。”林熙認為,“學生的好壞,跟父母的教育和學生所在的圈子有直接關系。即使家庭經濟條件好,父母也應該從小教育孩子養成勤儉節約、奮發拼搏的習慣。留學生也要多和優秀的人在一起,多交有益的朋友。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這讓人想起留美史學名家何炳棣回憶民國時的南開歲月,稱“南中同學中的‘貴族’成分遠較他校為高……但這些名門富室大多數的子弟衣著言行一如常人,毫無嬌氣,內中不乏學術、事業、科學方面的成名者”。

    (文中周杰、高正、陳萍、王健和吳峰系化名)

    周蔚 本文來源:時代周報 作者:張子宇 吳為璐 責任編輯:王曉易_NE0011
    分享到:
    跟貼0
    參與0
    發貼
    為您推薦
    • 推薦
    • 娛樂
    • 體育
    • 財經
    • 時尚
    • 科技
    • 軍事
    • 汽車
    + 加載更多新聞
    ×

    投資自己,才是穩賺不賠的生意

    熱點新聞

    態度原創

    精彩推薦
    海淘品牌
    閱讀下一篇

    返回網易首頁 返回新聞首頁
    重庆快乐十分怎么破解
  • <sup id="qskay"><wbr id="qskay"></wbr></sup>
    <kbd id="qskay"><bdo id="qskay"></bdo></kbd>
  • <sup id="qskay"><wbr id="qskay"></wbr></sup>
    <kbd id="qskay"><bdo id="qskay"></bdo></kbd>
  • 免费彩金白菜网 全民彩票有没有技巧 江西新时时彩官网 黄金棋牌 王者荣耀妲己甜奶 大圣捕鱼娱乐平台 记录-快乐赛走势手机版 广东好彩1 时时彩下大注就挂 江西时时开奖号码遗漏